首頁 >> 上上之路

上上之路(連載十)
時間:2018-06-15| 編輯:張妍|【

 

  還有一個模擬核電站發生事故的試驗項目(稱為LOCA 試驗),開展起來也是十分費勁。由于開展試驗的這家試驗室尚未做過電纜LOCA 試驗,相對缺乏經驗,尤其是電纜從壓力容器中穿出時的密封工藝還不成熟。以至于在第一次試驗期間,密封端頭竟然從壓力容器中飛出,壓力容器中的壓力有5 公斤多,密封端頭是金屬的,足有1 公斤重,飛出來的端頭把對面的壓力容器外殼砸了一個很深的凹坑!好在當時沒有人從旁邊經過。為了監測試驗過程中的數據,在連續一個月的時間里,時任項目工程師凌國楨吃住都在試驗室,回憶起那次試驗時的情景,他說得最多的就是:“每次從LOCA (就是那個裝蒸汽的壓力容器)旁邊經過去測電阻,都提心吊膽的,就怕密封端頭又飛出來!”

  2006 9 17 ,在國防科工委的主持下,上上電纜研制的二代核電K1 類電纜產品鑒定會在溧陽召開,15 位核電業內專家通過現場審查,認為上上電纜研制的二代核電K1 類電纜已經達到設計規范要求,能夠滿足殼內環境的使用要求,一致同意通過鑒定。該鑒定會的成功召開,也標志著國內第一家能夠生產K1 類電纜的企業誕生!


 

上上電纜自主研制的中國首批國產K1類核電纜發貨儀式

  

  產品完成鑒定的同年年底,上上電纜獲得了二代核電K1 類電纜的首批訂單。該批訂單于2007 2 ,順利通過核電秦山聯營有限公司和核工業第二研究設計院相關領導、專家的驗收, 運往秦山核電站投入使用。第一批K1 類電纜的成功供貨,終于填補了國內不能生產K1 類電纜的空白,打破了同類產品完全依賴進口的局面,為我國電纜行業的長遠發展掀開了新的歷史篇章,更為上上電纜在核電領域的發展掀開了新的一頁!

  2007 K1 類電纜又迎來了第二批大訂單,出口巴基斯坦C2 項目。和第一批訂單一樣,客戶要求春節后交貨。由于K1 類電纜材料的特殊性,研發小組成員只能邊生產邊摸索工藝規律,進展很不順利。為了保證節后能夠正常交付合同,項目組人員放棄了春節休息時間,大年初二就和分廠員工一起投入到K1 類電纜生產中。至今,時任技術中心主任李斌(現為集團總工程師)回憶起2008 年臨近春節前的一個加班夜,仍然感慨萬千。那天, 李斌帶著大家在南廠區5 號化交上進行工藝改進驗證,當問題得到解決,大家拖著興奮而又疲倦的身體走出車間時已是凌晨3 點多了,糟糕的是外面已經下了厚厚一層雪(后來知道2008 年的那場雪是南方多年不遇的一次大雪),那一晚,大家都是走著回家的。

  K1 類電纜的供貨,迅速帶動了K3 類電纜的供貨。2008 , K3 類電纜完成升級開發后的第三個年頭,上上電纜在深圳中廣核大亞灣基地簽訂了金額超過5 億元的紅沿河/ 寧德/ 陽江項目LOT73 電纜供貨合同,成為當時中國核電建設發展史上最大的電纜合同,也是公司40 年發展史上取得的最大訂單。2009 年在北京又與中核一舉簽下了方家山/ 福清/ 昌江/ 田灣項目10 個機組的K3 類電纜供貨合同。

  2017 ,上上電纜已為國內34個機組大批量供應過核電纜,國內每個已建和在建的核電站項目都有使用。至此,上上電纜成為名副其實的國內核電纜第一供貨商。

   

光芒閃爍的三代核電纜

  2006 ,為了解決核電建設中存在多頭引進,技術路線、標準不統一,自主化、國產化進展遲緩等問題,國家決定專門成立國家核電技術公司,以此引進吸收美國西屋公司的AP1000 技術,形成中國第三代核電技術自主化的實施主體。2009 12 , AP1000 技術的兩個依托項目——浙江三門核電站兩臺機組和山東海陽核電站兩臺機組相繼開工,AP1000技術方案開始進入施工階段。

  2010 ,國家核電工程有限公司就世界首批四個堆三代核電AP1000殼內和殼外兩大塊電纜的研發和制造向全世界發出招標, 上上電纜同時參加了殼內和殼外電纜的競標。

  當時,參加殼外電纜競標的國內外企業共八九家,其中國內企業六家。參加殼內電纜競標的國內外企業有四五家,其中國內企業二家。競爭局面可謂是強敵如云,世界一流電纜制造商也參與了競標,盡管如此,上上電纜仍然包攬了除儀表控制電纜之外的所有殼外電纜的合同。

  由于以前國家在殼內電纜采購上一直有采購國外產品的慣例,因此上上電纜此次競標殼內電纜主要是從參與角度出發,對結果并未抱有太大期待。最后的開標結果也驗證了上上電纜的預期,一家美國公司中標殼內電纜合同。

  2010 12 30 ,上上電纜與國家核電工程有限公司就三代核電AP1000 自主化依托項目4 臺機組動力及控制殼外電纜合同正式簽約,合同金額超過2 億元。

  正當上上電纜在殼外電纜合同簽訂以后一門心思地進行研制和準備工作的時候,沒想到3 個月后,出于對殼內電纜技術難度和風險的考慮,那家美國公司突然棄標,而且連投標保證金也不要了。

  AP1000 殼內電纜正等米下鍋”,美國公司卻突然撤出了, 國核公司非常焦急,立即召開供應商緊急會議。雖然AP1000 是美國西屋公司設計的三代堆型,但該三代堆型的核電機組卻是在中國浙江三門1 號機首次投入商用,與之配套的AP1000 殼內電纜是一個全新的課題。在這一點上,國內外企業都處在同一起跑線,即嚴格按照AP1000 要求進行設計制造。在美國公司棄標的情況下,一些國外公司也顧慮技術難度和風險不愿意參與,而國內公司也感覺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時間,國核公司竟找不到一家愿意接手的供貨商。

  上上電纜是二代堆型K1 類核電纜國內唯一的供貨商,最后國核公司將希望寄托在上上電纜身上,希望由上上電纜承擔起自主研發AP1000 殼內電纜、打破進口限制、實現替代進口的重任。當時參加會議的王松明深感此事關系重大,回去后即刻向董事長丁山華匯報。

  關于是否接手殼內電纜訂單,上上電纜的中高層管理者連續進行了兩周討論。主張接手的一方認為,除了政治意義重大之外,該類電纜技術含量高,一旦做出來之后會極大地提升上上電纜在世界同行中的地位;反對方認為,該類電纜要求高,一旦失敗,不僅上上電纜多年樹立的品牌將受重創,而且可能影響我國重大工程三代核電站的建設進度,接單風險巨大,失敗后果嚴重。

  此時早已成為電纜行家的丁山華對于AP1000 殼內電纜技術上的風險是很了解的,但是從個人以及對國家感情的角度來說, 他打心底里支持接單。國家對他來說,不僅是一種依靠,更是他們那一代人感情的依賴和寄托。當國家召喚他們時,他們立刻就感到自己所負有的不可推卸、義不容辭的責任。因此,丁山華由衷地珍惜這樣一個機會,發自內心地愿意奮不顧身地去報效國家。

  2011 4 14 ,受丁山華委派,王松明代表上上電纜與國核工程有限公司簽下三代核電AP1000 自主化依托項目殼內電纜供貨合同。

   

三代核電纜技術之難

  世界上第一座三代安全型核電站用殼內電纜,因其技術之高、制造之難、標準之嚴苛被譽為電纜行業皇冠上的明珠

  AP1000 屬于三代核電站安全堆型,相比二代、二代半堆型,對殼內電纜的要求更為嚴苛。

  一般的電纜壽命要求為30 ,二代半堆型的要求為40 , AP1000 的要求則是60 ,如此長壽的電纜對制造材料的選用和創新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除此之外,耐極端酸堿要求、耐高輻射要求(比二代堆型增加了2.88 )以及耐事故沖擊能力都對電纜的承受能力提出了挑戰。以上每一項試驗都是指標的極限值,每一項要求都非常苛刻。然而,AP1000 最難的卻不是這些單個的試驗項,而是這些試驗單項的疊加!難度可想而知。

  除了性能要求高之外,試驗單位的尋找也是一件困難的事。有一些試驗項目在國內無法找到符合要求的試驗單位,只能送到國外進行。例如高溫射流沖擊試驗項目,由于送外進行試驗,耗費驚人:4 4 次沖擊試驗,一次沖擊20 ,每次沖擊試驗耗資50 萬美元,共支付試驗費用200 萬美元!除了多次繁雜的試驗之外,核電纜的成功試制還經歷了一段漫長的技術溝通之路。

  AP1000 與其他核電站不一樣的地方,原設計方在美國,因而任何技術工作的溝通和協調,只有獲得美國設計方的認可,才被認為是可接受的。溧陽沒有越洋視頻設備,所以每次都必須前往上海國家核電工程有限公司借用他們的國際視頻會議室。中美存在12 小時時差,因此每次只能選擇清晨或傍晚與美方溝通, 還要克服語言障礙。對于中方團隊來說,每一次越洋會議都是一個勞心勞力的過程。有一次,王松明晚上和美方開完視頻會議后, 約好第二天清晨繼續。由于涉及指標變動,王松明連夜從上海趕回溧陽,又在第二天開會之前趕回到上海會場。王衛東是當時接送的司機,當王松明告訴他,晚上12 點鐘上車回溧陽,第二天早上5 點就得出發時,王衛東直呼:不要命了!那段時間,差不多每周都要開一兩次這樣的溝通會,而且持續了大約半年時間。

 

 

上上電纜自主研制的世界首堆AP1000殼內電纜交付儀式

     

  2014 3 15 ,這是一個值得載入上上史冊的日子。這一天,上上電纜歷經千辛萬苦研發的AP1000 殼內電纜項目要進行技術成果鑒定。

  來自中核、國核、中廣核等單位的15 位專家,在認真聽取該項目的技術總結報告、鑒定試驗報告,審查鑒定文件,考察企業科研、生產現場并經充分討論后,一致同意上上電纜的AP1000 殼內電纜通過技術成果鑒定,并在鑒定意見中明確該新產品填補了國際空白,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當鑒定委員會主任葉奇蓁院士宣布完上述鑒定意見時,會場響起了經久不息的掌聲,參加AP1000 殼內電纜項目研發的同志更是激動得熱淚盈眶!

  上上電纜歷年來開發的新產品很多,其中也不乏填補國內空白的產品,但填補國際空白的,之前尚未有過,這是第一次!

  然而就在這一天,有一個人卻再也不能到場了。他就是核電纜研制的帶頭人王松明。2012 9 17 日上午,王松明因攻克AP1000 殼內電纜研發難題,在胃切除三分之二的情況下,仍夜以繼日,導致舊病復發, 最終倒在了工作崗位上。他犧牲時,已解開了三代AP1000 殼內電纜的核心技術難題。這一天,距世界首堆AP1000 殼內電纜正式交付,僅差7 個多月。那時,他年僅50 歲。王松明帶著對企業和核電事業無限的愛遠去了。對此, 丁山華無比感嘆:“我交給松明的任務,他都完成了,就是身體健康的任務他沒有完成,這是我的痛,也是上上人的痛。王松明將他的名字永遠留在了中國核電事業的史冊中,用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的實干精神,展現了上上人追求卓越、永無止境的精神風貌。

  時任國家核電技術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王炳華動情地說:“作為一個民營企業,僅僅依靠自身力量攻克這樣一個世界級技術難題,絕對是中國核電發展史上的一個奇跡,國家應該感謝你們!”

   

獨領風騷的四代核電纜

  當國內三代核電站正在熱火朝天地建設時,更為先進的第四代核電技術正在悄悄走來。

  2014 9 ,第四代核電高溫氣冷堆向全球發出了所需電纜的招標公告,這也預示著四代核電正式面對電纜提出了需求!

  第四代核電對電纜的要求,除了核環境條件與二、三代相類似之外,還有一項特殊要求:部分電纜需在80 100°C高溫環境下保持正常工作。

  針對這樣的特殊需求,上上電纜給招標方出具了一份如何設計滿足高溫環境下使用要求的核電纜的評估分析報告,并附以詳細的解決方案。

  招標方對上上電纜提供的評估分析報告給予了高度認可,不僅沒選擇國內其他單位承接該項目,而且也沒有選擇國外很有競爭力的兩家企業(都是全球規模排名中數一數二的企業),唯獨把該標(包括K1 類和K3 類電纜)全部授予了上上電纜。這也是對上上電纜方案設計優勢及日益凸顯的技術實力的認可!

  2015 1 5 日上上電纜與招標方中核能源正式簽訂K1 類和K3 類電纜合同,這標志著上上電纜在四代核電項目建設中又率先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想了十年的超高壓電纜

  超高壓這個項目,老丁其實想了十年”,上海電纜研究所的總工程師毛慶傳深知丁山華的心思。

  確實,在丁山華心里一直有這樣一個愿望。上上電纜經過40 年發展,已經進入行業前列。35kV 以下的電纜產品應有盡有, 35kV 以上的高壓、超高壓尚無涉及。這對于時時力求完美、事事追求極致的丁山華來說,無疑是種缺憾。把上上電纜做成產品全能廠”,是丁山華一直以來的心愿。我們廠就得像中藥鋪, 客戶來了想要什么有什么,我一次給你配齊,你不用跑第二家。不過,想歸想,由于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丁山華的這個想法也終歸只是想法。

  2008 ,西廠區出現了20 多萬平方米的空地,丁山華一直夢想上超高壓的想法油然而起。然而,在當時的環境下,2008 年上超高壓電纜項目似乎并不是一個好時機。

  2008 ,金融危機的烽煙首先在美國燃起,房貸兩大巨頭股價暴跌,由美國政府接管,華爾街的投資銀行接二連三地倒下, 實體經濟受到很大沖擊,隨后美國金融海嘯波及全球。2008 7 月份,國際、國內銅價出現明顯下跌趨勢。10 月份,國內銅價更是從年初的每噸8 萬元暴跌到2 萬元。作為用銅大戶的電纜行業受到劇烈震蕩。

  就在這種艱難而困惑的時期,上上超高壓電纜項目受到了很多人的質疑。

  不少知心朋友勸丁山華:“老丁啊,何必呢,你都60 歲的人了, 何必投這么多錢,擔這么大的風險?”另有一些人斷言:“你這不是明擺著找死嗎,將來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垮掉!”個別人甚至說:“看他上得快,看他本事大,將來垮得快著呢!”那一段時間對丁山華來說,真是備感壓力和煎熬。

  另外,從當時的行業投資情況看,一些企業已經具備超高壓電纜的生產能力,國內相應的生產線也較多,再過幾年很可能面臨產能過剩的局面。超高壓電纜項目到底上不上?丁山華連續召開幾次會議,而高層管理者之間的意見并不統一,且雙方爭論激烈。

  于是丁山華跑到外面去調研,廣泛征求行業領導和專家的意見,還專門為此去江蘇省電力公司拜訪咨詢。一位省電力公司副總驚訝地看著他說:“?你怎么到現在還沒有上超高壓?我還以為你早就上了呢。好多電纜廠都上了。他接著說:“不管人家該不該上,你是應該上的啊。這話把丁山華說得一愣,他趕緊問:“為什么呢?”這位副總說:“如果人家要上,我沒把握, 但你們要上,我是要支持的,因為我看你們是實實在在做事的人。

  回來之后,丁山華接著又召開內部論證會,仍然是不說話,只是翻來覆去地聽大家說,提議上的,有哪些理由;不同意上的, 又有哪些理由。

  在最后一次討論會上,丁山華開了口。他首先自問自答,上上電纜有沒有實力?回答是:有。1990 年之后,房地產業一直是我國經濟發展的熱點,房地產投資也成為資金追逐的焦點。在許多企業熱衷于房地產以及多元化經營之際,丁山華卻一門心思地撲在電纜上,沒有介入任何其他行業。其實面對炙手可熱的掙錢機會,丁山華也不是沒有心動過,但是他想,主業還沒做好,怎么能去做其他行業?一旦從事其他行業,在電纜領域也許就成了外行,無法在電纜行業駕輕就熟。就這樣,多年堅守,上上電纜積累了資金實力、技術實力和工藝制造實力,逐漸形成專業化、精品化、批量化的競爭優勢。

  接著再分析行業的實力。丁山華認為,電纜行業是個好行業。即使是在美國這樣的西方發達國家,電纜不是他們著力發展的主行業,但始終保持一定的用量。這說明,只要地球不毀滅,電纜行業就滅不掉。為此,丁山華提出:“路在自己腳下,命在自己手中,投入有風險,關鍵看把握。”“別人能生存,我們不能, 只能說明我們無能;別人活得好,我們活得差,還是說明我們無能!”

  講完這兩段話,丁山華果斷拍板:!

  2008 8 8 ,對于中國來說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第二十九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北京隆重開幕;而這一天,對于上上電纜來說,也同樣是一個值得銘記的日子,決定上馬超高壓電纜項目。

  當時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國家為了應對金融危機,2009 年實施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啟動了4 萬億元投資。按照計劃, 2009 年和2010 ,國家電網投資5 500 億元用于城農網建設與改造,由此拉動冶金、建材、電氣和電纜制造等行業快速發展。

  上上電纜的超高壓項目出人意外地趕上了潮流。

 

   

上上電纜超高壓生產車間

 

  2010 1 22 ,丁山華作為人大代表參加常州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在小組討論時,時任溧陽市市委書記韓立明提議丁山華發言,丁山華用經歷了驚險,收獲了驚喜這句話概括了他一年中宛若過山車般的投資經歷,沒想到后來這句話被帶到了北京。在2009 3 5 日召開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三次會議時,胡錦濤總書記來到江蘇省代表團座談,身為全國人大代表的韓立明在匯報溧陽企業狀況時借用了這句話, 受到了與會者的普遍好評,并引起《人民日報》記者的關注,要求引用這句話作為新聞標題。座談會當天晚上,韓立明打電話給丁山華:“老丁啊,我侵權了,我把你說的話帶到北京了,大家評價都不錯,這種經歷不光是你們,全國的企業都有同樣的感受啊。

  后來數次回望此次投資,丁山華都有一種幸虧如此的感覺: “如果當時不上,現在恐怕也沒這個勇氣了。從財務成本上來說,2008 年底無論是原材料價格還是工程建設造價,都是那些年的低點,而且由于當年基建項目少,施工隊速度也得以加快。如果換一個年份,項目造價就不是當時那個數目了,大手筆投資將面臨更大風險。不過,用丁山華自己的話來說,這次投資既是一種底氣,也是一種必然。沒有超高壓電纜,上上的產品品種就不全;沒有高壓立塔,與行業的先進技術相比就存在差距;沒有超高壓電纜,上上就不完美,超高壓電纜就是在為上上畫龍點睛。所以,投資超高壓項目,是遲早的事情。而在2008 年那樣一個特殊時期進行投資,充分凸顯了丁山華的膽識與智慧。像上上歷次新產品投資一樣,超高壓電纜項目的研發、投產、銷售同樣環環相扣,僅僅兩年之后,110kV 超高壓電纜在投產首年即實現銷售600 多公里。到2012 年月,220kV 超高壓電纜試制成功, 隨即又開展500kV 超高壓電纜的研發生產。高壓、超高壓電纜相繼研發成功,標志著上上產品的研發、生產水平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上上發展史上又樹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自此,上上電纜正式涵蓋從220V 電線到500kV 超高壓電纜的全系列產品,成為名副其實的電力電纜產品無禁區的研發生產企業。  

  (未完待續)

平特肖公式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