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上上之路

上上之路(連載二)
時間:2018-06-15| 編輯:張妍|【

第一章

  

發軔 (1967 - 1982 年)

  

  

  蘇南,地處中國東南沿海長江三角洲中心, 千年農耕文明之地,近代民族工業的發祥地。而在當代,代表鄉鎮企業的“蘇南模式”則是與溫 州模式、珠江模式并駕齊驅的新中國工業經濟發 展方式之一。

  如果循著以上地域、人文的特點來回溯江蘇 上上電纜集團的發展歷史,就可以較為準確地把 握這家蘇南企業的發展脈搏,理解其半個世紀以 來的各種波折和坎坷,以及歷經艱辛后成就的燦 爛與輝煌。

  ——題記

   

成立砂輪廠

  和很多“蘇南模式”下的鄉鎮企業相似,江蘇上上電纜集團的前身——溧陽縣砂輪廠的成立源于地方政府部門的一紙公文。

  1967 年6月,溧陽縣手工業局、財政局、勞動局等部門聯合商議決定成立溧陽縣砂輪廠,隸屬溧陽縣手工業局。

 

   

溧陽縣砂輪廠大門

  

  溧陽,位于蘇浙皖三省交界處,為江蘇省常州市下轄的縣級市。早在秦始皇時期溧陽就建立了縣制,其后2000 多年,雖然朝代更迭,但“溧陽”的名稱一直得以保留。溧陽縣砂輪廠的成立, 具有明顯的時代特征。從1958 年人民公社化時期開始,蘇南各地就在集體副業的基礎上辦起了一批社隊企業,主要為本地農民提供簡單的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一批鄉鎮企業在蘇南地區初步興起。基于蘇南人所特有的敏銳的市場嗅覺,當地政府發現砂輪廠的產品——油石可廣泛應用于機械制造、模具制造及儀器儀表等行業,且需求量大,于是決定成立砂輪廠。

  一個新的企業,人從哪里來?王正祥作為首批兩名員工之一, 于1967 年6 月從溧陽橫澗鎮調到砂輪廠開始籌建工作。籌建期間, 砂輪廠沒有廠級領導,只是任命王正祥負責生產與銷售,并于兩個月后調任李榮坤擔任砂輪廠會計兼行政負責人。

  開廠還需要懂技術的工人,于是當時溧陽縣手工業局的一位科長幫助他們從揚中縣聘請了4位砂輪師傅。1967年7月,第一任出納會計陳蓮珍到崗,是被王正祥從溧陽縣織布廠“要”過來的;溧陽縣手工業局還從溧陽編織廠調來5名職工,從戴埠編織廠調來4名職工,使得在崗職工總數達15 名。

  錢從哪里來?據王正祥回憶,當時縣財政局問他需要多少開辦費,他沒敢多要,只說了5000元,沒想到后來財政局撥過來7000 元。廠房就借用溧陽縣老干校15間平房,地址位于溧陽縣煤建路1號。從當時拍攝的照片看,這個工廠看起來更像是擁有一組江南風格院落的民宅,圍成半圓形的平房邊上還有一方水塘。也許是由于房子年頭太久,依稀可見外墻上斑駁的墻皮。

  十幾個人,幾間房,一個默默無聞的鄉鎮企業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開張了。1967 年8 月,經批準,溧陽縣砂輪廠正式成立,企業性質為縣屬集體企業,時稱“大集體”。

  由于前期準備工作比較匆忙,溧陽縣砂輪廠用了大半年時間, 才逐步將人員和設備配置完善。1967 年12 月,溧陽縣手工業局任命何成擔任砂輪廠副廠長,成為該廠第一位廠級領導。

  

動蕩年代中的運營

  自1966年開始的十年間,建立不久的新中國遭遇了一場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災難的政治運動。整整十年,中華大地都處于動蕩不安之中。

  溧陽縣砂輪廠就像一葉小舟,能在這風雨飄搖中生存下來,得益于蘇南人骨子里的實干與重商意識。員工們在動蕩的環境中堅持生產,從未停歇。但時局的混亂還是給工廠的正常運營帶來了困難,尤其是材料采購。當時國家正處于統購統銷的計劃經濟時期,作為集體企業的砂輪廠不在國家計劃之列,材料采購和產品銷售均不能依靠國家調撥和分配,都需要自己解決。如果本地無法解決供銷問題,砂輪廠的供銷人員就必須去外地出差。

  雖然工廠的正常運營受到了影響,但是得益于正確的市場預估,工廠很快就拿到了第一個訂單——向某單位供應價值約5 000 元的砂輪。利用最初購買的6只鐵鍋和木架等原始工具, 以及從常州一家砂輪廠借來的部分材料,溧陽縣砂輪廠的員工們用原始的手工操作方法,生產出第一批成品。

  

轉型金鋼砂制品廠

  年底的財務核算中,砂輪廠的利潤率超過了80%。如果發生在今天,這應該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情,但當時的事實卻是,砂輪廠的幾位負責人犯了愁。

  按照當時的規定,社會主義國家的企業利潤率不得超過25%。一些“極左”思潮派認為,如果企業的利潤率過高,就是資本家在進行可恥的剝削,是修正主義,是開“黑廠”。為了避免被扣上這樣的大帽子,砂輪廠決定開展“自救”。

  加工油石不到一年,砂輪廠決定自己生產原料金剛砂。他們對外宣稱,這是由于砂輪廠作為計劃外企業存在材料購買困難的問題,而另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則是他們想要把工廠的利潤率降下來。

  1968 年初,砂輪廠向上級主管部門申請更名。1968 年2月,正式更名為溧陽縣金剛砂制品廠。轉型為金剛砂制品廠后利潤率大幅下降,但是仍然超過國家規定的標準。起初,何成等人沒敢把這一真實情況暴露出來,而是把材料和成品放到倉庫,以便與做出來的報表反映情況一致。后來,他們壯著膽子把實際情況向當時的上級主管部門溧陽縣手工業局匯報,沒想到局里主要領導表示支持,但在向縣政府匯報時,卻遭遇了一些人的激烈反對。他們不僅將金剛砂制品廠定義為“黑廠”,還將幾位從外地請來燒制油石的、沒有本地戶口的師傅定義為“黑人”(當時國家實行禁止人口流動的政策)。

  由于溧陽本地沒有相應的技術人員,金剛砂制品廠聘請了家住宜興縣、從上海退休的老工人周伯興等4位師傅幫助燒制油石、砂輪及耐火磚等,并籌集資金在短時間內建造了燒制產品的主要設備爐窯。由于這種燒窯的技術含量較高,在一般員工每月工資只有30元的情況下,這4位師傅的月薪高達60元。這一點也被造反派們揪住不放,說他們是走資本主義道路。事情越鬧越大, 以至縣里開大會時公開批評他們。到后來縣政府干脆勒令他們要么關門,要么轉產。當時的縣委書記職務名稱為縣革委會主任,為了敦促他們盡快解決問題,縣革委會主任一周三次來到金剛砂制品廠。何成在這種壓力之下,就把4位外聘的師傅辭退了。

  送走了幾位師傅后,金剛砂制品廠并沒有馬上關門。雖然當時縣里反對的聲音很大,但暗地里也有不少人支持他們。作為第一代創業者,他們實在不忍心關掉辛辛苦苦一手創辦起來的廠子,于是還在悄悄地生產。燒窯的師傅掌握著油石燒制的配方和過程,這些核心技術是他們的絕活,因此他們即使被聘任到金剛砂制品廠工作,也不肯將技藝外傳于他人。師傅走了,還怎么燒窯?不過,這個問題沒有難倒當時金剛砂制品廠的員工們。雖然師傅對燒窯技術控制得很嚴,但一名有心的員工還是多多少少“偷學”到了一點關鍵技術。金剛砂制品廠立即成立了一個燒窯小組,副廠長何成、財務負責人李榮坤和供銷科長王正祥,還有這位助手加上一位會計一共5個人分工協作,開始自己燒窯。五個門外漢經過一段時間的討論研究,結合平時所見所聞,尤其是這位助手“偷藝”所學,自制出配方,結果燒制的第一爐油石連一塊廢品都沒有, 比原來的燒窯師傅做得還要好,全廠員工都非常振奮,準備再接再厲。

  但此時,上級下達了關廠轉產的最后通牒。

  

再次謀求轉型

  接到縣里限時整改的鐵一般的命令,何成和王正祥壓力很大, 兩個人整天泡在一起研究轉產做什么產品。那時,王正祥住在外面租的房子里,何成則是每天跟他討論到凌晨一兩點鐘才回家。這期間,他們琢磨過研制日光燈和鐵釘,但最終還是放棄了。

  有一天,王正祥去外面轉悠,看到街上有賣抽屜鎖的,心想開個鎖廠也不錯。回來講給何成與李榮坤聽,他們也都覺得有道理。家家戶戶都需要用鎖,而且鎖的種類也多,不僅有抽屜鎖還有門鎖等。如果投資鎖廠,不愁產品沒有銷路。但鎖廠的利潤如何?王正祥自告奮勇去附近的幾家鎖廠調研,一位供銷科長告訴他鎖廠的大致利潤率,而且還簡要地教給他鎖的制造過程。回來跟何成、李榮坤一商量,三個人都同意開設鎖廠。

  制造鎖需要使用三相電,但那時候金剛砂制品廠不僅沒有三相電,連電源也沒有。要接通電源需要購買電線,于是他們去商店買電線。商店的店員告訴他們,拿銅或者鋁來換,不然不賣。那時候國家實行計劃經濟,商品從原料、生產到銷售、供應的全部流程都由國家按照計劃控制。作為一家國家計劃外的縣屬集體企業,哪來的購買指標?何成他們幾個人湊在一起想辦法,千方百計找到縣生產指揮部申請到購銅指標,撥給他們5公斤銅。當他們拿著銅去商店換購電線時,卻發現商店里電線供應緊張,只買到幾圈電線,根本不夠用。

  這時候,蘇南人工于技藝之外的靈活機動特性發揮了作用。雖然在申請購銅指標的同時,他們已經購買了一臺生產鎖的舊設備,但這并不妨礙他們的靈機一動:“既然電線供應那么緊張,買都買不到,那么我們也不一定要做鎖,不如做電線吧。”

  40 多年前,只有大城市才有大范圍的電力供應,一般中小城市只有簡單的照明用電,在廣大的農村,很多家庭甚至還在使用油燈。當時,電線對于很多人來說,還十分陌生。

  見都見不到的產品,怎么去生產?這個問題沒有難倒他們。不會做,就去學,可溧陽附近還沒有聽說哪里有電線廠,巧的是,在他們買到的幾圈電線的標簽上,他們發現了周邊城市一家電線廠的廠名,這讓他們欣喜若狂。帶著介紹信,何成以廠長的身份,王正祥充當供銷員,再帶上一個機械師傅史季立,幾個人喬裝成客戶,以辦廠購置電線的名義到電線廠考察,受到了該廠廠長和業務人員的熱情接待。

  初訪認了個門,但這顯然不是他們的唯一目的。過了一段時間,三個人再次動身前往電線廠。這次去,他們就不只是看看了。怎么才能學到制作電線的方法呢?還是王正祥多年來走南闖北點子多,他出了個主意:三個人分工合作,何成負責打探工藝配方, 王正祥負責業務流程,史季立負責學習設備尤其是擠塑機的操作方法。到了電線廠以后,他們告訴對方,已經確定要購買電線, 不過在買之前要詳細了解產品的質量情況,同時煞有介事地說: “我們廠里有些領導認為像你們這樣的小廠生產的電線不能讓人放心,還需要去你們的車間看看”。電線廠的供銷科長滿口答應, 立刻領著他們去車間。當時溧陽全縣連一家電線廠都沒有,而何成他們就“斗膽”稱這家電線廠為“小廠”。不過后來溧陽縣電線廠真的建起來了,并且成為國內赫赫有名的大廠。

  在車間里,供銷科長向他們簡要介紹了電線生產流程,史季立也偷學了一些設備操作方法,只是仍然不知道電線的絕緣料該如何配置和制作。趁著供銷科長跟何成談話沒注意,王正祥悄悄地向車間工人打聽是誰在做化工配方,那位工人也沒在意,就指給他看。王正祥又來到配方師傅跟前,跟他聊了起來。后來,在這位師傅的幫助下,王正祥基本掌握了制作電線的生產技術。

  回溧陽之后,何成他們就開始緊鑼密鼓地張羅開辦電線廠了。盡管這個方向看似陰差陽錯,其中還穿插著“偷藝”的過程,但是這無心插下的柳,后來卻真的長成了一棵參天大樹。

  

  (未完待續)

平特肖公式在全